原标题:阳光保险IPO:去年保费收入增10%,寿险为第一大业务,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

阳光保险IPO:去年保费收入增10%,寿险为第一大业务,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93副业网

出品 | 财经

作者 | 冯紫彤

时隔五年,资本市场终于有望再迎国内保险公司上市。

4月19日晚,阳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阳光保险)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华泰国际、中金、瑞银、建银国际为联席保荐人。

阳光保险的上市早有传言。2021年11月时便有市场消息称,“阳光保险考虑明年在香港进行20亿美元IPO”。2022年4月,阳光保险向证监会提交境外IPO申请,并于4月13日获得受理。

如若此番成功上市,阳光保险将成为国内第十家上市险企,以及继中国人保、中国平安、中国太保、中国太平、中再保险集团之后的第六家以集团为主体上市的保险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阳光保险起于财险业务。2005年7月,阳光财险获批成立,随后于2年内实现盈利。2007年6月,阳光保险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成立,12月阳光人寿获批成立。2008年1月,阳光保险控股拿下了国内第七家保险集团的牌照,更名为阳光保险集团,步入集团化发展之路。

至2021年,阳光保险集团主要业务包括人身保险、财产保险、资产管理及投资,其他业务包括养老社区、阳光融和医院及酒店;年末总资产4416.23亿元;全年总保费收入1017.59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58.83亿元,同比增长4.7%。

银保渠道贡献寿险六成保费,代理人人力年降三成

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阳光保险实现保费收入1017.59亿元,同比增长9.9%;归母净利润58.83亿元,同比增长4.7%;总投资收益率5.4%。

阳光保险IPO:去年保费收入增10%,寿险为第一大业务,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93副业网

虽以财险起家,但当前为阳光保险贡献最多保费收入的为人身险业务。数据显示,阳光保险2021年的1017.59亿元保费收入中,人身险业务收入608.26亿元、占比59.8%,且占比逐年升高;财产险业务收入409.33亿、占比40.2%。

2021年度,人身险业正处在大变革之中,几大头部险企代理人数量急剧下降、寿险新业务价值持续承压,银保等多元渠道的重要性正逐渐显现。在此背景下,阳光人寿依靠银保渠道的拉动,逆势实现新业务价值的增长。

2021年,阳光人寿实现一年新业务价值30.15亿元,较2020年数据增长4.3%。同时,年末人身险业务内含价值727.55亿元,同比增长18.24%。

阳光保险IPO:去年保费收入增10%,寿险为第一大业务,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93副业网

数据显示,2021年度,阳光人寿64.2%的保费收入源自银保渠道,代理人渠道占比24.8%且逐年下降。

招股书数据显示,目前,阳光人寿已形成了包括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等在内的多层次、稳定的渠道网络布局,已延伸至中国大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截至2021年末,阳光人寿拥有银行保险渠道网点32513个。

2019年-2021年度,阳光人寿由银行保险渠道产生的新单期缴保费收入为46.57亿元、77.12亿元和98.47亿元,2020年同比增长65.6%,2021年同比增长27.7%。

代理人渠道方面,与行业趋势相同的是,2021年度,阳光人寿代理人渠道月均人力由2020年度的11.22万名减少27.7%至8.11万名。

招股书中对此解释为,处于从追求数量到重点关注质量的转型过程中,同时加强了对保险营销员的考核力度,淘汰绩效未达标人员,优化队伍结构,提升保险营销员渠道活动产能。

阳光保险IPO:去年保费收入增10%,寿险为第一大业务,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93副业网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度,阳光人寿代理人渠道的月均人力、月活人力、月均人均产能、月均人均产能新单件数均呈逐年下降趋势。但月均活动人均产能和月均活动人均新单件数则有所增长。2021年度,阳光人寿代理人渠道月均活动人均产能为12235元,较2020年增长1756元。

活跃代理人的判定标准为,当月标准保费不少于人民币1000元,及其销售至少一份保单的代理人。

据招股书介绍,阳光人寿的代理人渠道自2020年以来实施中心城市、省会城区“突破项目”。代理人队伍素质和产能显著提升,2021年,在5个中心城市和19个省会城市的城区月均活动人均产能超过人民币1.3万元,同比增长17.8%。

2021年非车业务保费大增33%,财险综合成本率升至105.1%

财产险方面,招股书显示,阳光财险当前提供超过4000种财产险产品,涵盖机动车辆险、保证险、意外伤害和短期健康险、责任险、企业财产险和农业险等。2021年度,阳光财险实现保费收入409.33亿元,同比增长9.26%。

但与同业相同的是,2021年度受车险综改及新车销量等情况影响,阳光财险的车险业务收入同比下降3.85%,为231.76亿元;非车业务中,保证险和意外伤害和短期健康险保费大增,带动非车业务保费增长32.89%。

阳光保险IPO:去年保费收入增10%,寿险为第一大业务,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93副业网

阳光财险车险与非车险的分化还体现在综合成本率。

同时,数据显示,2021年度,阳光财险的综合成本率由100.7%上升至105.1%。其中机动车辆险综合成本率由97.8%上升14.9个百分点至112.7%,非车业务则下降12.3个百分点至93.9%。

阳光保险IPO:去年保费收入增10%,寿险为第一大业务,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93副业网

招股书中,阳光财险将机动车辆险产品综合成本率逐年上升的原因归为,人身损害赔偿城乡统一标准的实施致存量保单的赔付水平明显上升,以及车险综改下机动车辆险赔付率出现阶段性显著上升。

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部分,阳光保险对财险板块的多个风险进行了阐释。

如机动车辆险对阳光保险总保费收入的贡献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国消费者对汽车的需求快速增长所推动。因而在新冠疫情的不利影响下,汽车需求的变化或会对其汽车保险业务产生不利影响。且从国际市场看,新冠导致产业链问题,一定程度上可能会影响未来的新车供应。

而随着非车险业务逐渐成为中国财产保险业的一大重要支柱,这一领域的竞争持续加剧。此外,非车险业务具有定价机制复杂、风控难度大、新险种推出快等特征,招股书表示,“倘若我们未能持续改善我们在非车险领域的风险识别及定价能力,我们非车险业务的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招股书数据显示,阳光财险已建立广泛的财产险分销和服务网络,覆盖了中国所有省、自治区、直辖市。截至2021年末,阳光财险设立了36家分公司、423家中心支公司、1452家支公司及营销服务网点以及2038家专属代理门店,销售队伍包括约4.6万名保险营销员和1.5万名内部销售人员。

递交招股书前现股权变动,三家“元老”股东拟转让

阳光保险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据招股书披露,截至4月12日,阳光保险共有非个人股东46家,另有4.26%股份为员工持股计划。

阳光保险IPO:去年保费收入增10%,寿险为第一大业务,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93副业网

其中,单一持股5%以上股东4家。北京锐藤宜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6.76%,拉萨丰铭工程机械销售有限公司和江苏天诚物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均持股5.80%,江苏永钢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06%。

员工持股计划方面,据招股书披露,计划参与人员主要包括“对公司整体业绩和中长期发展具有重要作用的核心骨干、关键岗位人员”。当前,这一权益由3688名个人持有,包含董事5名、监事1名、高级管理人员8名。

然而,就在阳光保险正式提交招股书前夕,三家“元老”股东公告拟转让全部持有股份。

4月15日,阳光保险变更股东信息披露公告显示,中国南方航空集团、中国铝业集团拟将其持有的阳光保险3.38%股份转让至北京诚通金控投资;中国外运长航集团拟将其持有的阳光保险3.38%股份划转至中国诚通控股集团。这一股东变更事项尚待银保监会批准。

招股书显示,南方航空、中国铝业、中外运集团三家央企均为阳光保险“发起人”。

阳光保险IPO:去年保费收入增10%,寿险为第一大业务,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93副业网

股权关系显示,北京诚通金控投资为中国诚通控股集团的全资控股公司。这意味着,如若此次股权转让获批,则中国诚通控股集团及其子公司将合计持有阳光保险10.5亿股、持股比例为10.14%,成为阳光保险第一大股东。

公开信息显示,中国诚通控股集团同为国资委100%控股的央企,集团主营业务为基金投资、股权运作、资产管理、金融服务,以及综合物流服务、林浆纸生产开发及利用、新能源电池等。

近十年内地险企赴港IPO仅成行三家,股价“破净”成常态

近年来,传言计划上市或挂牌新三板有转板的险企不在少数,但做出实际行动的寥寥无几。

向前细数,近十年来成功上市的险企不过3家,分别为2012年完成H股上市、2018年A股上岸的中国人保,2015年上市港股的中国再保险以及2017年上市港股的众安在线。

因此,此番阳光保险IPO备受关注。但除去对其业绩的分析,外界对其上市时点选择的讨论颇多。

当前,疫情形势未定、资本市场持续低迷、寿险业处在转型转阵痛期,无论A股、H股,保险板块均十分低迷。“股价被低估”、“股价处在历史地位”等言论频频出现在各大险企的业绩会上和机构的研究报告中。

因而有观点认为,选择在此时上市的阳光保险或将面临同样困局。

i问财数据显示,截至4月22日,中国平安、中国财险、中国太保、中国太平等几大国内头部险企均处在“破净”状态。中国平安市净率0.97倍最高,中国人保、中国太平的市净率已分别低至0.42倍和0.39倍。仅互联网财险企业众安在线仍维持着1.68倍的市净率。

但有观点认为,对于已经筹谋上市多年的阳光保险而言,上市这一动作本身带来的正面效应要大于股价被低估的负面影响。

责任编辑: